相信到了現在,許多人應該可以感覺到我們正在經歷一場變化(經濟低迷、油價高漲、糧食危機、气象異常……)。問題是,這場變化的規模有多大?好讓我們有心理準備去應對。

怎樣去描繪“規模”?我想從兩方面來看:牽連多廣?(space) 影響多久(深遠)?(time)

“牽連多廣?”比較簡單——(至少是)全球。(如果地球爆發核武大戰,輻射則可能影響外太空。)這也是這次變化的特點——全球性的規模(world system),以往人類有史以來的變化只是發生在地球的局部。

“影響多久?”則比較難估計。要到多久才有復蘇(recover)的苗頭呢?

一深入研究,乖乖不得了,這場變化的時間尺度出乎我意料之外。


 

追溯歷史,我們有幾年一遇的商業周期 (business cycle)。

我們有幾十年一遇的(hard time,艱難的時期),如

經濟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直到二戰才結束(1929-39,10年)。

1870s大蕭條(Long Depression, or Great Depression of 1873-1896 Central Europe)(美國1873-9,英國要到1896,23年)

1837大蕭條(Panic of 1837 and the Contraction of 1839-1843)(1837-39,1839-43,共6年)


 

我們有幾百年一遇的(俗稱亂世),如

東漢黃巾之亂、三國、西晉、東晉五胡十六國、南北朝一直到隋朝(184-581年,近400年的亂世)。

西周幽王、東周春秋戰國,直到秦暫時統一(前779-前221年,五百多年的亂世,如果從西周宣王末大約前802到漢朝前202年就六百年)。諸侯混戰,尤其是戰國,傷亡激烈。

唐安史之亂、黃巢之亂,五代十國直到北宋統一(755-979年,224年)。黃巢之亂死傷慘重。

西羅馬帝國滅亡後西歐進入黑暗時代直到文藝復興(大約五到十一世紀)。其中有民族大遷徙。

希臘黑暗時期,“西元前13世紀邁錫尼文明覆滅直到西元前9世紀、也就是希臘第一个城邦的崛起和荷馬史詩的年代”(前1200-前800年,四百多年)。希臘青銅器時代崩潰(Bronze Age collapse),人口銳減。


 

那麼,這一次又是多少年一遇的呢?


 

如果這只是簡單的商業周期,那我們應該看到復蘇的苗頭了。因此,這不是簡單的商業周期。

如果只是和經濟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一樣的規模,那是幾十年一遇的,大概10-20年後可解。

但這一次經濟蕭條以後,油價並沒有處在低水平,反而與十幾年前相比還高,新常態(new normal)。

能源成本上升,石油、天然气等化石燃料始終是最價廉物美的能源。

而化石燃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要形成算百萬年以上)。

至于气候,全球暖化,追溯气候歷史(古气候學Paleoclimatology),目前大气的二氧化碳濃度(392 ppmv,2011年)是過去80萬年來最高的(http://www.youtube.com/watch?v=SXHDwdd7Tf8,影片31秒后)。如果全球平均溫度真的上升4°C,上一次全球平均溫度在這个溫度要追溯到4千萬年前了(始新世(Eocene)末期)。


 

所以這次的變化似乎是幾十年一遇的大蕭條、幾百萬年以上一遇的化石燃料,以及至少幾十萬年一遇的气候變遷匯集的完美風暴(perfect storm)。

對于這次變化的規模,我們可以排除幾十年一遇,至少是幾百年一遇,最大的規模可以達到幾千萬年一遇。平均下來,說是幾萬年一遇應該不爲過。

幾萬年是什麼概念?中華文化不超過5000年,人類文明(city states)不超過7000年,新石器時代(Neolithic Revolution) 也不過是大概一萬年前。也就是說,這樣幾萬年一遇的變化是人類至少學會耕種以來(不止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遇上的變化,這樣的規模。


 

我本來以爲中華文化源遠流長,應對這次的變化綽綽有餘。

應對幾年一遇的變化,用政策;應對幾十年一遇的,用制度;應對幾百年一遇的,用文化;應對幾萬年以上一遇的變化,單靠文化恐怕不夠,可能需要至少基因(基因-文化協同進化?)。

如果這次人類能夠主動改變,那也應該是人類至少幾萬年以來最大的改變(conscious evolution?)。


 

人生短短幾十年,竟然遇上幾萬年一遇的變化,是不是覺得自己“幸運”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