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 are more people living inside this circle than outside of it.
一切從這張圖片開始。(來源


這讓我想起了一個問題:如今動植物已經在悄悄地遷徙以適應環境的變化,人類也是遲早的事(目前還是第二地球大戰後的國界在第三地球大戰會改變)。假如人類遷徙歐洲族群大遷徙),那麼遷徙的路綫可能是什麼樣子呢?


這個圓圈裏最多人的國家是中國、印度、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中國人口老化(像日本),戰亂、瘟疫、極端天氣災難將會減少人口,而且中國人可以北上——黑龍江以北、蒙古、貝加爾湖以北就是西伯利亞。如果氣候環境改變讓西伯利亞適合農耕/畜牧,西伯利亞的人口會增加。當然,中國人也可以通過新疆到中亞、西西伯利亞平原,只是如果西西伯利亞平原這麼吸引人,南亞西亞人也會大量湧入,這裏的競爭將會比較激烈。伊斯蘭教將會在這裏的競爭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雖然其實問題跟宗教沒有很大的關繫)。

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南亞纔是亞洲人口大遷徙的焦點。東亞人口雖多,但人口老化,衝擊比較小。印度次大陸人口不只多、密,而且人口年輕,是僅次于非洲的人口大遷徙的重點區。孟加拉受海平面上升影響,印度恆河流域人口衆多,一部份可能進入印度Brahmaputra江、緬甸、西藏(如果氣候環境改變讓西藏適合農耕/畜牧,四川、甘南、印度次大陸的人將會紛紛湧入);一部份通過孟加拉灣進入馬六甲海峽、東南亞(一些已經在馬來西亞站穩腳步),但是要和印尼人競爭;另外一個可能性就是通過印度洋到澳洲。澳洲已經在控制着通過印度洋偷渡的中東、南亞人。可只要吸引力(pull factors)還在、遷徙的壓力(push factors)還在,源源不絕。澳洲在目前的氣候變遷研究被認爲是最易受傷害(vulnerable)的國家之一。如果不妙,澳洲人可能都要移居紐西蘭。

一條可能的路綫就是稠密的旁遮普地區、印度河恆河上游的印度教徒、伊斯蘭教徒通過克什米爾、阿富汗北上中亞、西西伯利亞平原。而如果伊朗人也北上(目前伊朗生育率下降,但如果極端宗教保守派上臺,可能又鼓勵生育),那真的是歷史倒流——當年雅利安人從中亞南下伊朗高原、印度次大陸,此時又反方向北上中亞。

印尼人(主要是爪哇人)可能在蘇門答腊、婆羅洲之後,往新幾内亞挺進,南下澳洲(特別是北部熱帶地區)。要到有淵源的馬達加斯加?東非人東渡應該比較快吧?


阿拉伯世界是除了撒哈拉沙漠以南之外生育率最高的區域,人口年輕。近年來的動蕩表面上是以色列、什葉派、遜尼派的衝突,追求民主自由人權,很大原因是麵包、水源、能源、人口、氣候環境的惡化。雖然可以通過印度洋航向澳洲,但更大可能是通過地中海北上歐洲。北非登陸伊比利亞半島、法國南岸、意大利半島;Levant往希臘東歐;土耳其(人口算是穩定下來,但有可能由于阿拉伯人的逼迫北上,畢竟突厥本是遊牧民族)要麼再次進軍巴爾幹半島、德國,要麼就經黑海、高加索向烏克蘭、頓河-Volga河下游的韃靼一帶移動。伊朗人也可以通過里海、高加索北上。

可以這麼說,伊比利亞半島、阿爾卑斯山脈以南、巴爾幹半島是北歐和北非西亞的緩衝區 (buffer zone),就像高加索、中亞和蒙古是俄羅斯和突厥、雅利安和中國人的緩衝地帶。這麼看來,狹長的俄羅斯面對伊斯蘭、印度和中國人,特別是距離莫斯科遙遠的遠東地區,當核彈頭在第三地球大戰用得七七八八以後、西伯利亞鐵路被破壞以後、通訊能源成本高漲以後,很可能需要自成一國,與東北亞的關係可能比與莫斯科的關係更密切。


歐洲人口老化,人口遷徙的迫切性不強。有必要的話,北歐可以往格陵蘭、加拿大北部。美國主要面對拉丁美洲的偷渡客,美國南部基本上已經是拉美裔(Hispanic/Latino)的橋頭堡。美國很可能北上加拿大,特別是西岸,從加州開始,沿著海岸綫朝阿拉斯加移去。


撒哈拉沙漠是伊斯蘭教和基督教的緩衝帶。原居在Sahel一帶、信奉伊斯蘭教的遊牧族群隨着撒哈拉沙漠擴張南下,和信奉基督教的農耕民族衝突更加劇烈。表面上是宗教、種(血緣)/民(語言文化)族衝突,實際上是沙漠化影響。南部則有賴南非白人和班圖人的選擇。南非白人也有可能選擇離開非洲,要看南非的資源和氣候環境變化而定。


兩個不確定因素是北極和南極。北冰洋海路開通以後,從俄羅斯要到阿拉斯加、格陵蘭、加拿大就不是那麼難。南極洲的氣候變遷不清楚。假如變得適合農耕/畜牧,阿根廷、智利、澳紐、南非將會在南極逐鹿(逐企鵝)。即使只適合海邊捕魚,還是會有少數的人類(特別是智利漁民)進駐,好像愛斯基摩人那樣住冰屋。


這樣看來,中亞除了宗教(遜尼派、什葉派)、血緣語言文化(突厥、蒙古、雅利安語系、俄語)分別,遊牧氛圍彪悍,四面列強,競爭激烈;地中海宗教衝突歷史悠久,舊恨新仇,情緒高漲;非洲人多環境劣,前景黯淡;紐西蘭位處天涯海角,好像波及最少。但是如果人類會有基因、文化的突破(基因-文化協同進化),最不可能發生在缺乏變異(variations)競爭的地方。當然,太競爭也不好。如果根據賈德•梅森•戴蒙(Jared Mason Diamond)的理論,歐亞大陸比北美洲、南美洲看高一線。


无論如何,本篇純粹是狂想文。即使將來人類的確是大遷徙,鑒于全球暖化對全球各地的影響不明,人類遷移未必真的照着這些路綫。如果地質板塊大變動,可能性就更低了。本篇沒有著墨于跨越大洋的遷徙是因爲假設那時第三地球大戰已經把化石燃料消耗到七七八八了,航跨大洋需要依賴風向、海流,風險急升,比較難于大規模地遷徙到已經有其他人居住的地區(除非那個地區人口大減後勞力短缺)。


唉,不過就好,不過就好啊!


標簽:人類遷徙, 人口流動, 變化, 地緣政治, 宏觀歷史, 亂世, 文化, 基因-文化協同進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