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一直納悶:如果人類的品質表現是呈鐘形曲綫(bell curve)(又叫常態分佈,normal distribution)——如身高、測試分數成績等——那麼,爲什麼財富/收入却不是這樣分佈?財富分佈往往呈重尾狀(帕纍托分佈,Pareto distribution)——只有一个高峰,左傾(較低收入),然後是很長的下降,直到首富(財富最高的人)爲止——好像甲圖。

甲圖

爲什麼會是這樣?


我想這可能是因爲惡性循環,用系統動態學的術語來説,就是增強環路(reinforcing loops)主導。一開始的確是常態分佈,可是表現好的人因爲一些因素(如錢滾錢的增強環路、用財富影響政治而佔有更多財富、受到衆人的重視而更積極去纍積財富)表現得越來越好,表現較弱的人也因此表現得越來越弱,整體分佈就越來越往左傾(乙圖)。我沒有測試,但是我猜想學術成績的分佈也是這樣變化——一年級呈常態分佈,六年級呈帕纍托分佈。

當然,物極必反,“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不可持續。人有基本的物質需求,當吃都成問題的時候,收入滿足不到基本物質需求的大多數將通過政治要求改變,過程可能不那麼舒服 (unpleasant)。過程也可能很久(如幾百年),直到整體分佈比較公平(常態分佈)。

然而,時間久了,教訓漸漸模糊了,故態復萌,整體分佈又開始往左傾,重蹈覆轍。

乙圖

這也解釋爲什麼我們總是說金字塔型社會(丙圖左下)。金字塔型社會的危險就是頂峰的精英很容易就和底層的大衆漸行漸遠、分化、脫節,我們說“不知人間疾苦”,什麼“沒有麵包吃啊?那他們幹嘛不吃蛋糕?”

丙圖

會說出這種“驚人之話”的人通常都是開山精英的後代(下幾代),所謂的“富二代”。當經濟起飛時,大部份人都差不多在同一个起跑綫,通過經濟起飛實現社會經濟流動;但精英階級成形後,開始形成排斥性結構,日益固化、僵化。大多數底層大衆根本沒有向上流動的機會(如教育質量懸殊),低收入家庭世代被“鎖定”在底層(http://baike.baidu.com/view/3504030.htm)。


所以關鍵是在代際流動(intergenerational mobility)——高品質的底層大衆後代向上流動、低品質的頂峰精英後代向下流動,自然健康。當整體分佈太左傾,代際流動過滯,各種各樣的問題就開始浮現。如果人類不主動控制,自然之道乃物極必反。物極自然反。

那麼,如何控制(管理)財富分佈?增加平衡機制(negative feedback loops)——不過份,持續監測財富分佈、代際流動動態。“如果持續過于極端,會有一些徵兆(symptoms),提醒我們。”只要不過份,讓財富分佈自然波動(丁圖)。

丁圖

這不只應用在國家的財富分佈,也適用于全球的財富分佈(雖然由于國界抑制了人口流動,全球的財富分佈未必呈帕纍托分佈)。如果全球的整體分佈太過左傾,收入滿足不到基本物質需求的大多數將通過政治要求改變,全球巨變。


欲好欲福?不過(份/度)就好。

過份自然會糾正
過份自然會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