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resilience’ tag.


假如有人避難來到我們的社區,我們怎麼做比較好?

假如避難的人越來越多,我們怎麼做比較好?

假如避難的人來自或經過有傳染病的地方,我們怎麼做比較好?

假如避難的人和我們不一樣(外貌、語文、宗教等等),我們怎麼做比較好?

假如避難的人回不去故乡了,我們怎麼做比較好?


你是怎麼思考這些問題的呢?


來看,不過(度/份)就好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把避難的人全部殺掉,來一个,殺一个,看他們還敢不敢來?

會不會有點過火了?他們會來到我們的社區是因爲我們的社區有吸引力啊,濫殺乞求我們庇護的人好嗎?

如果我們有能力,爲什麼不雪中送炭呢?好心有好報,助人爲快樂之本,不過就好。

檢查我們的能力,量力而爲。如果人太多,看可不可以和鄰近的社區一起合作承擔,依各社區的能力狀況分擔。這平時就要和鄰近的社區打好關係,大家常常合作;鄰近社區的能力也沒和我們的社區相差遠,整個地區的財富分佈不是太聚積在我們的社區。

如果人還是太多,那就坦白告訴避難的人吧。宣傳開去,讓避難的人早點尋找其他出路。如果整個區域的財富權力分佈不是太聚積在我們的地區,他們可以去鄰近的地區乞求庇護。畢竟,我們收容的避難人數已經是我們的能力所及,他們再來就要跟已收容的避難人分享已達上限的資源,我們地區的吸引力應該下降。只要我們地區的吸引力下降到比區域的第二吸引地區還低(有察覺遲延(perception delay),所以要早點宣傳開去),人流將會更多分散到那邊。

如果我們的地區平時就和鄰近的地區關係良好,大家不時合作,還可以更早和鄰近的地區安排好,分散人流。以此類推,鄰近社區的關係最緊密,接着鄰近的地區、區域……如果來避難的是外星人,那真的最好是全球合作了。


是啊!假如外星人來避難,我們怎麼做比較好?


首先當然是隔離,畢竟外星人的身體和我們應該有點不一樣,小心一點不爲過吧?

救急的就是全球各個隔離區提供他們基本需求(食物?水?),大家學習溝通、互相交流,逐步放寬。以宇宙之道(變化是宇宙的常態,物極則反)爲基礎的德(物極則反,不過就好)應該外星人都適用。

避難的人來自或經過有傳染病的地方也是這樣,就照着防疫的措施做吧,无需過于恐慌。


當然,最好避難的人和我們有很多共同點——外貌、語文、宗教等等,越多越好,社區的人越愿意收容,甚至爲了收容更多而愿意一同節約,類似東西德合併。

如果避難的人外貌、文化、宗教和我們很不一樣(如他們文化的價值傾向和我們剛好相反),那就相當挑戰。

人有内外之別,偏好(bias)内團體(in-group)多于外團體(out-group),這是常然的。越多共同點越容易減少偏好,願意收容的人更多。

无論如何,避難的人和我們至少有一個共同點——大家都是人。

教導避難的人我們的語文方便溝通,文化、宗教價值觀促進諒解。不是要強制同化,他們回去故乡後可以把我們的優點和他們的社區分享,可以成爲我們的盟友。我們可以學習他們的強處,通過比較反省我們的傾向,避免我們的傾向不知不覺太過了但不知道。

所以說,如果我們有能力,爲什麼不庇護他們呢?一個完全沒有進出移民的社區好嗎?巨資圍牆、劃地自限、閉關鎖門好嗎?

關鍵在于管理進出流量(flows) ,在我們的社區普遍可以接受的範圍。太多當然是問題,太少也未必是好事。

如果我們的社區内收入財富分佈不過份,安居樂業,人有惻隱之心,見死不救的人比較少吧?反之,貧富懸殊加劇人内外之別的傾向,極至時變成仇外、暴力。這是我們社區原本就有的問題,只是一直不去處理,外來因素使得情況更加复雜。因此,平時就要經營好我們的社區,維持應變能力/適應力(resilience)。


庇護只是短期措施,長期而言需要處理避難的原因。做短期措施時最好就開始找出整個前因後果,過程需要時間,越早開始越好。除了對症下藥,瞭解整個前因後果的規律可以幫助我們防患于未然,減少以後避難的規模、頻率。


如果我們的社區平時就經營得不錯,和鄰近的社區、地區、區域合作,幫助鄰近的社區、地區、區域發展,財富權力分佈不會太聚積在我們的社區,鄰近社區、地區、區域的吸引力不會和我們社區相差太大,避難的人怎麼會全部都來我們的社區呢?避難的人也會少很多(他們發展有應變能力/適應力)。如果地球平時打好基礎,外星人到來時就不會手忙腳亂、本來不難應理的避難問題成了導火綫。

一個成功的社區平時就經營得不錯,不只是社區内收入財富權力分佈不過份,還要和鄰近的社區、地區、區域…合作,幫助鄰近的社區、地區、區域…發展,以便財富權力分佈不會太聚積在自己的社區、地區、區域…。成功的社區不會讓它鄰近的社區、地區、區域…落後太多,保持領先,但不過度。

不過就好。

I am aware of Panarchy Theory quite long ago, and think it make sense, but never think it is so deep until I read this report.


Understanding and coping with change is at the heart of resilience thinking.

Significantly, adaptive cycles are virtually universal. They take place at every level within the overlapping/nested hierarchy of subsystems at scales ranging from a leaf to the ecosphere and over periods ranging from days to geological epochs. On the human side, they affect individuals, communities, and entire sociopolitical regions over periods from months to centuries. Researchers use the term “panarchy” (literally, “ruling over everything”) to describe this nested hierarchy, since it transcends scales in time and space and extends across numerous academic disciplines. The emphasis in panarchy theory is to discover the role of recurring dynamics in systems adaptation: “If we can understand these cycles, it seems possible to evaluate their contribution to sustainability and to identify the points at which a system is capable of accepting positive change, the points where it is vulnerable.”

This is closely related to my idea of moderatio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