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war’ tag.


不認錯,怎麼會道歉?不認錯,怎麼會反省?不反省,怎麼會改變?


這是一個心理問題,可以是个人的心理問題,可以是家族的心理問題,可以是文化的心理問題。

Without confession, love is destroyed.

It is impossible to imagine a vital marriage or deep friendship without confession and forgiveness. If you have done something that damages a relationship, confession is essential to its restoration. For the sake of that bond, you confess what you’ve done, you apologize, and you promise not to do it again.


來源一
來源二

The primary reason, however, why the Catholic Church asks her members to confess their sins to a priest is simply because the Church has always believed that sin, however private, is a community affair. Every sin, however small, wounds the Body of Christ, the members of the Church. . . . When any of its members sin, they all suffer. Moreover, because my sins wound the community and diminish its effectiveness, reconciliation must include the community and not just God.


來源


亞伯拉罕諸教有認錯的傳統(英文維基百科)。即使是這樣,認錯還是不容易的。德國經歷了嚴重的第一世界大戰,還要經歷近毀滅的第二世界大戰纔開始反省。日本只經歷第二世界大戰,雖然有相當震撼的原子彈,但可能還不足夠讓他們反省、不重蹈覆轍。


那,爲什麼認錯那麼難?


我猜想這和自我意像(self-image)、自尊(self-esteem)、自我觀念(conceptions of self)、自我建構(英文維基百科)的認知失調有關繫。由于我對心理學不是太在行,最好還是讓心理學家來解答。


特別是對于有集體(embeddedness)傾向的文化,自我觀念的建構是通過與他人的關係(英文維基百科)和比較(英文維基百科),認錯的影響更大。所謂的“面子”和文化的集體傾向和等級傾向有關繫。而社會認同(英文維基百科)可以讓我們比較容易向同一社會的成員認錯。


這也許可以解釋何解德國人比日本人容易認錯,而日本人又比中國人容易認錯——日本人認錯下臺屢見不鮮,除了天皇以外,日本人是可以向其他日本人認錯的。日本人民族意識比較強,中國人即使同一家裏父親做小錯事也不容易向家人認錯,更何況是非家人等級比較低的人。但要日本人向其他人認錯就不是那麼容易,爲二戰道歉等于近似神的天皇要道歉,這對日本人自我觀念的影響相當大。


鼓勵認錯文化可幫助減少文化的等級傾向,沒有那麼集權,大家不需要一直期待像神一樣的強人來打救我們。人非聖神,孰能无過?錯,過也。“錯了,改正”就像是“過了,調整”,平常得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改過,自新。


你覺得同文同種的超級富豪比較可以親得來,還是不同文化但同階層的比較可以親得來?

也許你會答:當然是超級富豪啦!爹親娘親不如財神爺親。

那你覺得同文同種的重債窮鬼比較親還是不同文化但同階層的人比較親?

你會給你的女兒嫁給同文同種的重債窮鬼?還是不同文化但同階層的人士?

你會給你的女兒嫁給同文同種的重債窮鬼還是異文異種的超級富豪?


會問這些問題是因爲受到這篇文章底下的評論啓發:當熱錢流進的時候,頂層(oligarch, merchant bankers)得益最多,多多益善;但是當熱錢流出的時候全國都要捱苦,甚至底層 (main street)承受的痛苦比頂層还大,而頂層把一切怪罪于外國。

這讓我聯想到如果頂層一直搞不好經濟,可能就想轉移視線,對外戰爭,最終遭殃的大部份還是底層——本國和外國的底層。本國和外國的頂層其實在熱錢流動裏得益最豐。接着我不禁想:如果雙雙的底層接觸後得知被墊屍底(“不仁之君,窮兵黷武,將人民視如草芥,任意蹂躪生死”),回國推翻頂層(有點類似俄羅斯和德國在一戰時),那麼頂層和頂層會不會反過來合作鎮壓底層造反呢?

這使我想到可以粗略地把一個社會分爲頂層(所謂的“精英”、“1%”)和底層(所謂的“蟻民”、“99%”),而兩個社會的頂層和底層互動可以不一樣。我們通常設想的國與國的互動(如甲圖)只是其中一類。尤其是如果國與國不接壤,國與國的互動主要是靠頂層與頂層的互動,底層與底層不容易接觸。頂層代表整個國家與別國交往,底層仰賴頂層照顧自己的福祉。只是如果頂層只顧着自己的利益,底層能夠做什麼?

甲圖
甲圖


“全世界无產者,聯合起來!”這是馬克思的答案,如乙圖所示,底層和底層合作對頂層(頂層不一定要合作)。

乙圖
乙圖


只是共產主義成功嗎?何解?
第一國際、第二國際、第三國際、第四第五國際……
整個底層和整個底層聯合起來?還是只是底層的頂層和底層的頂層權宜合作?
遇到考驗(如國與國的戰爭),如果國的頂層和底層距離不太大,愛層還是愛國?
爲什麼共產世界内部會有戰爭?爲什麼執政的共產黨向另一個執政的共產黨發動戰爭?
底層的頂層與底層的頂層合作,還是民間組織和民間組織合作?

古代社會與社會之間交往不深,底層與底層接觸不多,也不需要團結起來纔能夠對頂層,直到國際貿易、全球化,全球的頂層影響全球,底層和底層的合作也許是必要的了。特別是,全球化對頂層跟底層的影響不一定一樣。
頂層全球化

現在看來,隨着全球頂層跟底層的距離越來越大,開始出現兩個方向:一是底層起來反抗,如柯爾賓(Jeremy Corbyn)、桑德斯(Bernard Sanders),走的是乙圖方向(所謂的“左”);一是種族民族主義,如特朗普(Donald Trump)、勒龐(Le Pen),走的是甲圖方向(所謂的“右”)。

向左走?向右走?
交稅,還是國族保護主義?
全球頂層現在很頭痛。

英國脫歐,英國底層有什麼壞處?
英國不脫歐,英國底層有什麼好處?
英國脫歐,歐洲底層有什麼壞處?
英國不脫歐,歐洲底層有什麼好處?

關于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的問題:
簽了底層有什麼好處?
簽了頂層有什麼好處?
不簽底層有什麼壞處?
不簽頂層有什麼壞處?
值得注意的是,協議的制定底層沒有得到參與。


同是全球淪落人,相憐何必同文種?
全球底層人的生活比較親還是同文同種的人比較親?
試問希臘底層人:難民比較親還是希臘大富豪比較親?
試問德國底層人:難民比較親還是德國大富豪比較親?
試問日本底層人:難民比較親還是日本大富豪比較親?
試問墨西哥底層人:難民比較親還是墨西哥大富豪比較親?

如果根據「不過就好」的原則,這看情況(it depends)。 如果財富分佈不懸殊,如北歐,同文同種還是比較親;如果權富分佈傾斜到一個地步,也許就能克服同居一地和基因-文化的親切感,層比較親。可層最好有共同點,生活類似,有共鳴,如臺灣和韓國的底層。北歐底層和中非底層就比較難。


頂層也可以想一想:
同文同種的底層比較親還是異文異種可生活方式相似的頂層比較親?
你比較相信頂層人還是底層人?
你會爲了生活方式相似的異文異種頂層而反抗種族民族主義的崛起嗎?
同文同種的底層優先還是異文異種可生活方式相似的頂層優先?

如果頂不住了,全球底國(periphery countries)的頂層可能會往全球頂國(core countries) 投靠,好像當年法國大革命時法國頂層人紛紛逃到歐洲各國。

但全球頂國本身也貧富懸殊、頂底分化,在增長的極限下爲了保住自己的份額,會歡迎底國的頂層嗎?底國的頂層優先還是頂國的底層優先?

底國的頂層可以想想上面的問題。“當務之急,拼命掙錢,如果不妙,移民走人?”是不是想像般那麼好?
赵国人在頂國還是赵家人嗎?
赵家人在頂國還是赵国人嗎?


如果這可以被理解爲文化-基因自然選擇,那麼傳承已久的文化應該有些機制制止頂層因爲過于自/家厶而導致整個文化滅亡?

種族民族情緒也許是自然制止頂層自毀族群的機制,但却被頂層誤用(因爲過于自/家厶)來自肥。

有權就有責,當權力財富分佈太過傾斜,頂層與底層太過脫節,文化的滅亡頂層負上主要的責任。

過于自厶的全球頂層毀了整個全球化,如果外星人入侵……


在馬來西亞的情況:平民親還是有錢族人親?
同樣民不聊生的非權貴馬來人(non-UMNOPutra)親還是有聯係大老闆有錢馬華人親?
這可決定馬來西亞會走向甲圖還是乙圖的方向。

在香港的情況:内地沒上車的人親還是香港地產大亨親?
臺灣无殼蝸牛親還是香港地產大亨親?
當内港的頂層資金自由出入,内港的底層却分化,被動的被壓得死死的不意外。


這個多族頂底互動模型不限于國族,也可以是種族、民(語文)族、家族、(宗)教族……

族親還是層親?

不過就好。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