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stems are perfectly designed to achieve the results they are currently achieving. In other words, no matter how dysfunctional a system appears to be, it is producing benefits for the people who participate in it.

Systems are perfectly designed to achieve the results they are achieving right now. At first glance, when we look at how dysfunctional existing systems can be, this premise seems absurd. For example, why would people design a system that perpetuates homelessness, increases starvation, or undermines children’s abilities to learn? The answer that emerges from a systems analysis is that people are accomplishing something they want now, something other than what they say they want. They are receiving payoffs or benefits from the status quo, and they are avoiding costs of change.
~~ David Peter Stroh, Systems Thinking for Social Change

台灣現在看來人才外流需要結構改革,那麼,台灣目前這個系統達到什麼目標?

追溯系統演變,台灣从荷蘭人、鄭成功、清朝、日本、蔣朝到現在,建立殖民的系統。鄭成功、蔣朝要獲取足夠的資源人力反攻大陸,日本要資源人力大東亞共榮圈,荷蘭人、清朝皇帝也要台灣的農勞資源定期帶回,當然都有建設,但是台灣人是沒有話説的(古代沒有民主,殖民系統也盡量避免自治意識)。台灣現在這個系統還是不是最大化資源人力的獲取?如果是,現在這些豐富的資源(包括污染台灣環境的容量[capacity])人力成果(GDP)去了哪些人的口袋?有沒有流失去國外(如歐美)?如果寶島掏空(能撈則撈),留在台灣的年青人子子孫孫怎麼辦?這是愛台灣嗎?現在的執政團隊有改革嗎?

大埔事件、反媒體壟斷運動、洪仲丘事件、太陽花學運,台灣的年青人隱約感覺到需要改革,但 Чжао Дома партия的威脅讓運動失焦了,既得利益者樂得引導運動避免改革,社交媒體公關公司的崛起不需要花費精力研究設計改善民生的制度配套冒險實行了。縣市長在塑造形象少研究設計實行改善民生的政策。如果有一天民進黨有野心家(追求極大權力的人)以庶民形象鼓動民調擊敗黨内其他挑戰者上位,執政後掌握軍權,修改任期限制,一部份大地主土地收歸國有(因爲國家行政軍權已被他控制,所以相當于收歸他有)年青人會歡迎因爲土地已經集中在少數人身上,年青人感覺在鬼島做奴隸沒希望。

台灣還是有太陽花學運發展的菜市場政治學 巷子口社會學芭樂人類學、公務革新力量聯盟、g0v零時政府等等,但是啓蒙運動現在需要與社交媒體公關公司爭取年青人的有限注意力。歐美十七及十八世紀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啓蒙運動,所以在英國政治改革、法國和美國的革命運動以及1830年遭遇革命的歐洲國家之後逐漸建立制度。台灣還缺乏想要怎樣的制度的討論。歐美一些國家現在金錢主導政治、媒體,影響啓蒙教學、社會運動,可見啓蒙教學、社會運動需要持續,否則後代會忘記前人血淋淋的教訓。

啓蒙、運動還沒成功(達到改革系統的目的),同志仍需努力。

最近在网絡上開始發現台灣年青的民族主義萌芽,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夫人何晶在Facebook “Errrr ….” 貼文(有編輯過,原本沒有下面的感謝段落,見編輯記錄),有些留言比較難聽,而這不是孤例,疫情以來對用“新冠病毒”的討伐等顯示台灣有年青的民族主義者。

有些攻擊得很難聽的、比較激動的,一群有點像赵家党年青的偏激民族主義者小粉紅,因此姑且稱爲小粉綠。

他們與傳統年長的台獨基本教義派有點不同,是英粉(蔡英文的粉絲, fans)、不一定支持賴清德,討厭國民黨(因爲賣台),討厭時代力量、柯文哲。他們比較像是自然獨,又對各種與赵家党、台灣等的貼文或留言敏感,比如會抨擊說“這醜化台灣政府”。溫和的台獨人士有時勸他們別太激動也會被罵,有點像是激烈的香港民族主義者。

台灣長期在國際上被孤立,被赵家党打壓,纍積的情緒不小。這有點像馬來西亞的大中華膠因爲馬來西亞種族主義的不公平而纍積怨气、被赵家党滲透下偏向赵家党,在网絡上與港台网民開戰。有時看到大中華膠與一些偏激的香港民族主義者開戰,可他們思維模式有些類似,好像基督教徒與穆斯林聖戰,不共戴天,但基督教與伊斯蘭教都是一神教。

民族主義有排外的成份,台灣是島嶼容易有島民心態,台灣又長期在國際上被孤立,不是像新加坡那樣持續有外來移民的移民國家。維基百科的“台灣民族主義”條目說:“台灣民族主義與以種族主義為基礎的族群民族主義(種族民族主義)不同的是,前者是建構在理性主義與自由主義理念之上的公民民族主義。僅僅強調台灣人應認同「台灣」這個國家,不關乎血緣、祖先、文化及種族(或族群)層面的認同。台灣民族主義之中,「民族」並非特指和獨尊特定的台灣族群(比如台灣閩南人、台灣客家人、台灣外省人和台灣原住民族等),而是指任何認同台灣價值的台灣公民所形成的的群體。因此,台灣民族主義倡導一種由原住民、閩南裔、客家裔、台灣戰後移民及所謂「新住民」等所有族群所共同擁有的民族身份。”是價值導向,不是種族導向。可什麼是“台灣價值” ?“蔡英文回應,台灣價值的核心就是「我們的主權、安全及民主自由生活方式」要繼續維持”。

本來以爲韓國比較極端,現在看來台灣狂熱的民族主義不可小覷。物極則反,不過(度/份)就好。小粉紅已經惹得神憎鬼厭,小粉綠宜引以爲鑒。

目的良善,不擇手段?

手段(行爲)會影響目的(意思),如爲了孩子好而打他,目的利他,手段害他,只要不過度,總的來說還是利他。如果過度了,比如留下陰影,那就變成了害他,手段改變了目的。也就是說,只要不過,手段不會改變目的;但一過了,手段就改變目的。

不過就好。

遇到有人因爲家人家長而留在高雄做一份穩定的工。

他應該不會出櫃。

我想他開心,我想他有機會做自己。

在台灣,家族的影響大。


中華民國台灣需要對話(dialogues)。

走出同溫層,和異溫層對話。


擁核 即刻100%再生能源
一夫一妻親生小孩 多元成家
中華民國 台灣
……
需要對話


對話,交流想法、看法,不同意不要緊,知道大家的想法、脈絡。大家還是有共同點。


一種對話是媒體書寫,如鬼王劉志偉與郭華仁對于糧食自給率的看法

一種對話是网路如Facebook、PTT,到對方的主頁留言,回應留言對話,但現在這些熱門綫上有多少對話?帶風向、假帳戶、挑撥離間……如果沒有親眼見帳戶主人,怎麼知道是真是假?(即使見過也可能有假留言,因爲帳戶被侵入盜用)

所以大國領導人定期還是要面對面會晤對話。面對面是有血有肉的人,有臉部表情、肢體語言,綫上不能完全替代。


中華民國台灣各方也需要持續面對面對話,即使不能很快找到共識,至少不會被離間惡化。

建構共同愿景,大家都是爲中華民國台灣好,仇深不是不能化解。

中華民國台灣能不能面對面好好對話?
逐步建立對話的信任,需要長期的努力。

學習對話,建立對話的文化。
在家裏建設對話的環境,在家裏可放心對話。在組織可以放心對話。


中華民國台灣是個可以放心對話的社會。


地價大漲,帶動房產經濟(GDP)增長,錢進來,發大財。

地價大漲,有房地產者敢消費,高消費經濟(GDP)增長。

地價大漲,建築商積極建房,帶動建築產業鏈GDP。

地價大漲,地方政府可以收更多土地稅,用來造福人民。

地價大漲,持續漲(grows),繼續漲(grows)……


地價大漲真的是這麼好嗎?


地價大漲,地價漲到遠大過土地生產價值(農業),寧愿覆蓋水泥當停車場等地價更高也不要肥沃的土地農種生產。

地價大漲,地價漲到遠大過地面上建築物的價值(古跡),迫不及待拆掉。古跡是什麼,能喫(賺比漲的地價更多錢)嗎?

地價大漲,填海造地,環境價格多少?現在地價大漲,不趁現在趕快填海造地遲些地價大跌時不是沒有賺到?短暫的地價大漲永久結束了被填海造地的美好環境。填海造地賺的錢全民受益?

地價大漲,大陸政府是掙得更多錢了,全用來造福人民?
地價大漲,香港政府是賺得更多錢了,全用來造福市民?
地價大漲,台灣地方政府還是負債不少,漲得的錢被套現去哪裏了?

地價大漲,只有一房自住无感,貸款買一房的房奴手頭緊不敢消費,壓低市面上普通消費,表面上通貨膨脹不高。

地價大漲,銀行貸款給房地產比貸款給新創企業更賺。銀行放款不少在房地產,風險增加。如果大部份銀行都跟風貸款給房地產,大到不能到(too big to fail),利率怎樣改回2008年以前的水平(normalize)?不調高,如果内生的或國外的經濟風暴再來怎麼辦?

地價大漲,人流進多的大都會租金終會上漲,租房者可支配收入少了不敢消費,又壓低市面上的普通消費,市面不景。

地價大漲,人流多的大都會店租上漲,市面上的普通消費又不高,開店越來越難做。創業失敗率越來越高。最終越來越少新創企業,舊財團越來越大。

地價大漲,創業不如尋租(rent seeking)。地主二代不創業,无所事事,治安逐漸不佳。

地價大漲,地價漲到做實業不如尋租。以前做實業的都投錢進房地產,少投資更高科技。要轉型晉升爲高科技高附加價值國家?

地價大漲,大地主們爲了保持地價繼續上漲用錢影響政治,破壞對地價大漲不利的政策。政治逐漸腐化,僵化,代際流動(inter-generational mobility) 越來越低……物極則反。最終不提早和平改革就是戰亂(對外或内亂),亂世地價還會大漲嗎?大地主你是要這樣嗎?


物極則反,不過(度/份)就好。

除了物質需求,我們還有精神需求。幸福是什麼?


台灣國與中華民國有什麼不同?
除了改名字
假如“中華民國”改了“台灣”,還是民代替有財有勢的“喬”事情,台灣國與中華民國有什麼不同?
喬事情、走關係、走後門……台灣國與中華民國有什麼不同?

news.ltn.com.tw/topic/弊案


繞過正常途徑解決,找民代——繞過規則
如果規則有問題,歐美改規則,傳統文化繞過規則,久而久之規則形同虛設,法治破功。平民百姓騎機車繞過交通規則(如複製證件送樁腳),沾沾自喜,對繞規則不以爲意,忘了有財有勢的更有能力繞過規則,竊取豐厚的利益,弊害由大部份平民百姓去承擔。要講關係平民百姓能有什麼關係?


只是這樣喬事情、走關係、有門路……台灣國與中華民國有差嗎?
像台灣民政府那樣可以買「州長」,這就是台灣國嗎?那台灣國與中華民國有什麼不同?


舞弊是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Кита́я (КПК) 滲透台灣的最好管道


不走後門、通過正常途徑解決的民意代表,在台灣國能生存嗎?
不做有財有勢的政治代理人,可以在高位嗎?


台灣國的願景(vision)是什麼?台灣國可以怎樣不同?

government … by giving subsidy to the poor consumers so that they can eat fish when the price goes up …

還有富者越富 (success to the successful) 的結構:


The world is full of “success to the successful” loops

There are 100, thousand mechanisms by which if you’re rich, you get the capacity to get more rich; if you’re powerful you get the capacity to be more powerful. And if you’re neither you lose any capacity to turn yourself around … if you start going around the world looking for them you just think see how uncanny it is that we build systems that continually take the successful and hand them the capacity to be more successful, and we take the unsuccessful and take away even that capacity that we have … Interest always flows from those who don’t have enough … to those who have more than enough … If you don’t know it ask a poor person. They’re very aware of all the ways in which their capacity to solve their own problems is stripped from them … It is a positive loop. It involves in almost every social system, this success to the successful, business is full of it.

There are many counteracting possible negative loops … Some of them more industrial civilization inventions to counteract success to the successful … things that are currently politically very incorrect. Those are devices to keep success to the successful loops from making a runaway gap between the rich and the poor. All over the world at this moment, the gap between the rich and the poor is getting bigger and bigger, and those mechanisms and other like them are being weakened. It’s another thing happening systemically. It’s so politically hot but it’s very hard even to talk about it without people hearing blame. But there’s no blame. This is the way the system is. If you are a rich person and you send your child to the best school, there is no way I can blame you for that. It is the way this game is played, and you almost have to do that.

So it’s important to realise that there’s another one of the loops that’s running in this system. One of the worst ways it runs is in the way as we say “the rich get richer and the poor get children”

可以在以下錄影系列的第一部份錄影最後段到第二部份錄影找到。關於過度捕撈(over-fishing)可以从第一部份錄影的0:22:30看起,然後接第二部份錄影。如果聽不太清楚可以打開Youtube的自動翻譯英文。

還有第三部份錄影的典範轉移(paradigm change)例子。

If you just, every time you hear that start saying growth, “Growth of what? and why? and for whom? and who pays the cost? and how long can it last? … and how much is enough?

and when will we get there? When will we have enough? Where’re we going, anyway?

Be an irritant to the mindset, question growth, question more … Just question it. Observe what comes back at you and question it some more





近年馬來西亞出現了一些金錢遊戲(money game) 的項目,其中一个叫“解救普通人”(JJPTR),最近有些問題上報。网上搜了一下:“JJPTR 使命 – 解救普通人 – 让所有人都有机会投资,增加收入,改变生活”;“ 懂得投资理财才能以钱生钱, 让钱为你工作。”;“解救普通人 将会成为第一个事业让穷人翻身的机会”。

如果真的是騙局,或許不能完全責怪上當的人貪心:現在頂層也是追逐錢生錢,底層如果只是靠工掙錢距離越來越遠。更糟的是儲蓄進銀行的利息越來越低,各政府印不少熱錢。


Not everyone is good in money game.

You might think, “Of course, why must everyone be good in money game? Some people are good in money multiplication; some people are good in arts; some people are good in sports… Isn’t it normal?”

不是每一个人擅長投資養老,否則被坑走辛辛苦苦儲蓄而來的血汗錢變得更窮更不足夠養老。看到香港的廣告:“老有所依全靠妥善理財”。老實說,一般德國人的理財能力應該比不上香港人,樓市股市樣樣熟,但老的時候德國普通人應該比香港普通人好。何解?


各政府印不少熱錢,有些人擅長以钱生钱掙得更多份額、有些人擅長藝道、有些人擅長運動…… 多數人在以钱生钱方面是普通人,這不是常態嗎?


如何解救普通人?


爲什麼普通人需要解救?這説明社會有什麼問題?

社(community) 在哪裏?

所謂國“家”。


2017年3月,蔡英文指示、行政院長林全宣布擴大台灣基礎建設投資構想,由台灣各縣市政府提出計畫,行政院于同年4月5日核定通過「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特別是“綠色軌道建設……綠能基礎建設、水資源基礎建設”(維基百科)。


看看計劃内容,因應氣候變遷的水環境建設从原編中央公務的新台幣4.02億元增至後續年度經費新台幣146.58億元,促進環境永續的綠能建設則从12.80億元增至每年27.93億元。


政府終于投入不少真金白銀來建設水環境、綠能了!長期呼籲的民間環境組織應該感到高興、支持、叫好、準備幫助政府實施、促進民間學習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成果吧?最多不就是以過去的經驗知識積累指出細節不足的地方,讓計劃變得更完善。


然而,納悶的,大多數環境組織、學者、產業代表都不看好這項30年的大計,莫說支持。

未施先挫。


在位的,怎麼了?


#“有感建設”

Follow me on Twitter

Archives

Blog Stats

  • 2,838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unless otherwise noted.
%d bloggers like this: